创新联盟

“爱”也是一种伤害——兼评”鸿茅“与”中兴“事件

来源: 社群经济   作者:段传敏   发表时间:2018-04-20 22:22

进入2017,老段将不定期写一篇小文,关注C战略,关注社群,关注中国智造。其实,三者都有一个共通点,第一个关注的是顾客。第二个关注的是人与人结成的顾客网络所散发出来的无穷创造力,算得上是一种深层C战略理念和模式方法,第三个则是当前中国企业必须迈进的方向,其实应该以前两者为重要的前提。

段传敏,“中国智造系列丛书”出版人、创新联盟/孤独者粘盟社群发起人,资深媒体人,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EMBA(CHEMBA)毕业。财经作家,著有《苏宁:连锁的力量》《尚品宅配凭什么》《定制——维意如何PK宜家》《企业教练领导力革命》等近十部经营管理书籍。愿这些观察能带给你一些小小启发。

以下为正文

文-战略营销观察家 段传敏

最近热炒许多事。一个是鸿茅药酒,一个是中兴通讯。

前者因一件小事邀请公安千里跨境追捕而引发轩然大波,后者则因美国的巨额罚款后继续追加绞杀性条款而引发全国震动。

前者是一个民营企业,却可以因为在地方富甲一方竟动用警力扑灭一桩只有2000多阅读的一篇批评文章引发的小事;后者作为一个富有实力的国有企业,却在美国遭遇巨大的法律“追杀”。

这里面的是非很多,情况也大不相同。但笔者看到其中共有的一个东西却是“保护”。

“爱”也是一种伤害——兼评”鸿茅“与”中兴“事件

过去,民营企业常常抱怨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中遭遇歧视,现在随着民营企业的崛起,虽然相比国企仍然有信贷、采购乃至政策等方面的不平等现象,但这样的抱怨少了许多。民营企业家也可以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也可以是党员,也和国有企业一样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力量。

但有的企业此时也竞相追求更多的特权。比如是次的鸿茅药酒。其实,类似的现象不少,比如在媒体工作的高层常常接到有关禁止批评某企业的禁令,许多民营企业也将动用公权力作为危机公关的一种手段。

这样的方式看似捷径,但实则十分凶险。比如这次鸿茅危机,效果适得其反,本来它可以通过有效的公关手法息事宁人,或通过正常沟通接受正常的批评报道,费用花不了多少。但现在来看,它引发的负面效应已经足以给企业带来灭顶之灾。

有时候最有效、最直接的途径看似最好的“保护”,但可能令企业产生某种强大的惰性,以至于当这层保护伞冲破的时候,企业因保护而产生并忽视的诸多问题反而更大白于天下。也就是说,看似平常我们躲过了许多小危机,但事实上反而酝酿出致命的危机。

福者,祸之所倚。祸者,福之所倚。我们的先辈千年前就已经悟出这个道理,但现在许多人常常经历惨通教训才明白。

有一个跨国公司的精英为了孩子上一所好的学校,找了许多办法和人,当然更花了不少钱。

我问他,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哪,为什么反而想让孩子拼命挤进高考流水线的那些初中高中?为什么我们一方面抱怨中国的教育体制,但另一方面拼命想要挤进这样体制内的名校?

他回答说:“没有办法啊,其他人都是这样。”

是的,其他人都是这样,所以我必须这样。只是一个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只因为这样的商业炒作形成的“社会共识”,我们不惜用耗费自己的辛苦所得、托各种关系抢那珍贵的名额,替孩子做出决定,因为其他精英都这样。

这也是一种“保护”,以爱的名义。

结果呢,许多孩子大学毕业之时就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许多海归回到祖国却像个老外不了解自己的文化和国家。

其实,最好的教育者是身为父母的我们哪!可是,我们平时在哪儿呢?忙着挣钱,忙着陪孩子复习,忙着批评教育体制,却放弃了为人父母最基本的教育天职。最好的教育是培养出自立、自信、自强的品格啊,只有敢于追梦一定可以穿透阶层的高墙达至成功,我们的父母却在积极为其堆垒关系、资源和金钱,孩子们却在爱的名义下变成了自私自利、懦弱冷漠、不思进取的生活玩偶。

“爱”也是一种伤害——兼评”鸿茅“与”中兴“事件

再说说中兴通讯。

这家国有企业成立于1985年,比1987年成立的民营企业华为早了两年。相比之下,早期的中兴通讯在政府的支持下也积极进行改革,进行“国有控股,授权经营“的混和所有制尝试,既明晰了产权,又在所有权与经营权上严格分开,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97年就实现了公司上市,是深圳市早期的明星企业之一。

然而此时的中兴通讯销售额只有6.3亿。而靠2.1万元起家的华为1997年的销售额就已达到了41亿元。

此后的中兴通讯是国家和政府的宠儿,不信请看,它是”中国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技术创新试点企业和国家863高技术成果转化基地,承担了近30项国家“863”重大课题,是通信设备领域承担国家863课题最多的企业之一“。而华为呢,则通过颁布《华为基本法》,在不断追求业绩增长的同时,大力追加研发投入,夯实企业管理各个方面的根基。结果,2007年,中兴通讯业绩为347亿元,而华为销售额达1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168亿,突破千亿大关)。

此时的华为销售额仅相当于中兴的3.36倍。而到了2017年,尽管受到国家各级领导的关心与提携,中兴通讯才勉强过了千亿大关,达1088.20亿元,而此时的华为呢,销售额达6036亿元,不但跑赢了房地产,更是中兴通讯的6倍之多!不但在技术上以全新的5G技术领先中兴,更在手机等消费品业务上将之狠狠甩到后面。

当然,我们说,中兴通过仍然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32年成长成为一家千亿公司,速度也并不慢。但两者的比较说明,国家的扶持如果用得习惯了,往往会阻碍企业内部能力的培养,相反,一直在残酷竞争中保持危机感的华为即使受到美国等的打压,但却越战越勇。

相比之下,之前华为在美国受到的打压更甚,中兴通讯一度得其便利,但为什么华为没有被罚数十亿元?难道仅仅因为它是一家国有企业吗?不尽然,一定是其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并未培育出与西方政策法规斗智斗勇的能力。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不是一直受国家”关爱“的一种副作用?我觉得,肯定是的。

真正长久强大的企业一定是在市场之中淬炼出来的,而不是靠着关爱扶植起来的。否则,迟早一天会跌跟头。

固然规模很大的企业难免与政府打交道,受到关爱,也会受到外国政府的特别关注,但这些只是外因。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内因,是企业能否建构起强大的组织能力和战略能力,建立起应对各种复杂情况和危机的防火墙,否则,即使你幸运地成长为一棵大树,也很容易被一阵小小事件引发的风暴吹倒。

不信,你看看曾经风靡一时的三株、爱多、霸王、巨人、……如果你想举例,可以列出一大串类似的企业名字。

“不是不想爱,不是不去爱。

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对政府部门而言,最重要的是有这样的警醒心,因为过多的扶持可能令企业竞争力陷入衰退;

政府真正要保护的不是一个企业、或输血,而是建立起对所有企业公平竞争的政策与法制环境,让所有的企业有序、自主生长;否则,过分的溺爱和保护就是一种伤害。

企业更不要天天寻求政府的支持,那样的企业只是政府豢养的寄生虫,根本不叫企业;企业要致力以求的是,秉持自己的初心,不能因为别人不守规则抢跑而迷失自己。面对市场固然残酷辛苦,但是长久之道,长于要政策补贴看似一时得利,却可能丧失面对竞争的意志和战斗力。

“爱”也是一种伤害——兼评”鸿茅“与”中兴“事件

“爱”也是一种伤害——兼评”鸿茅“与”中兴“事件

“中国智造之星100”项目推进中,包括以下版块:

“123家富有创新的中小企业”,

中国智造创新论坛,

走进中国高端制造沙龙、

中国智造系列丛书,

社群CEO互动分享(100位CEO说),

留言给我们。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