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联盟

茂德公陈宇,特色小镇没有核心产业包装再好也没用

来源: 社群经济   作者:段传敏   发表时间:2018-02-02 09:45

编者按:“慕思寝具”《CEO说》系中国营销创新联盟、孤独者粘盟社群、《执行官》杂志2017年推出的主题“中国智造之星100”项目的系列访谈栏目,美容&健康电器领导者SKG及汇聚全球23国营养的汤臣倍健提供礼品合作,旨在邀请中国智造代表企业领导人分享其创新实践、思考和成果。围绕在技术、设计、营销、模式等创新维度,以自媒体+社群联动+平台媒体的方式对优秀的创新企业和企业创新进行集中展示和推广,以促进社群互动和商业共建。

文-段传敏 特约记者 张子俊

社群互动直播主持嘉宾-胡夏(品牌营销专家、前央视纪录频道创意编导)

茂德公陈宇,特色小镇没有核心产业包装再好也没用

陈宇有许多身份,广东茂德公集团董事长、德基金创始人、足荣村方言电影节创始人、广州茂德公草堂堂主、广东省优秀企业家、《新周刊》"2007年度生活家"、广东省政协委员、2014年度广东省优秀企业家、2015年最具社会责任感企业家…

这样一位重量级的嘉宾,做了许多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人到中年“回乡立业”这个大部分男人都在想的“家国命题”,50%的男人敢说,1%的男人敢做,0.1%的男人正走在可能成功的路上,陈宇先生用人文情怀和产业格局重启家乡的核心资源,助力一个南中国小城的文商旅。

1月17日晚,慕思寝具独家冠名的社群直播分享互动栏目《CEO说》第三十六期邀请陈宇董事长就《商业版图枝繁叶茂,“回家”才是透彻初心》的主题,与数百位来自全国的文化财经CEO们进行了线上分享互动,分享了他“回乡”的感受。

以下是陈宇在创新联盟-孤独者社群总群的直播采访的内容(根据录音整理,有删节和编辑整理)

“回到乡村是因为十几年的发愿”

《执行官》:很多人逃离北上广,却发现还必须回来,茂德公集团的产业为何选择往乡村发展?

陈宇:我们这十几年,从来没有“逃离北上广”,之所以在乡村发展一些产业,首先是因为自己曾经发愿,觉得自己的家乡也可以通过努力变得更好,就这么坚持了十几年;第二是因为我目前所进行的一些产业和乡村密切相关。我一直以来有做食品产业和旅游产业,和乡村有很大的关联性。除此之外,茂德公集团在十几年里回归乡村,回到我的老家足荣村,很大程度上还是一种公益行为,我们是在用其它板块赚的钱,来培育乡村产业。到目前为止,在乡村的产业还没有盈利,公司内部只是把它当做一个公益项目在进行,当然我们希望是往盈利的方向发展。

《执行官》:茂德公草堂、茂德公大观园、茂德公古城,这几个立足家乡的项目把文化和商商业结合得非常好,你是怎么平衡文化和商业之间的关系的?

陈宇:我一直以来都坚持一个观点,即文化和商业并不矛盾,两者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文化和商业可以结合的很好。刚开始做茂德公草堂时并没有进行商业规划,只是我的个人爱好,所以在文化方面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情怀,但是在茂德公古城的设计、规划方面,我们非常用心的将文化和商业进行结合。茂德公古城开发时有一个选择是做常规的商业综合体,在一个县城里中型规模的商业综合体也挺有市场。但这样一来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业项目,而我们的布局是做旅游,因此结合雷州这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我们建了“茂德公古城”,既能满足商业需求,同时又是一个景点、一个地标建筑,这种文化沉淀也让商业更有内涵、更有个性,会比纯粹的商业模式更加成功。当商业成功后也会反哺文化,所以我认为商业和文化是相辅相成的。总结起来就是,文化能够让商业更富有个性、魅力和竞争力,商业的成功也会反过来支撑文化。

茂德公陈宇,特色小镇没有核心产业包装再好也没用

茂德公陈宇,特色小镇没有核心产业包装再好也没用

茂德公古城开城图

《执行官》:乡村往往人才匮乏,观念、条件诸多不便,您似乎甘之若饴,策划出许多创新营销举措,这种创新从哪来的?

陈宇:这个问题戳中了我们的痛点,回到乡村创业、发展什么都好,就是人才难招,前几天我们还在为一个电工头痛,没有人愿意主动到乡村来。

走过十几年的乡村路,除了在村里或周边招聘员工外,管理层的招聘我大致依靠以下几种方式:首先是靠情怀打动人,如果不是在精神上高度契合的人,是不可能在乡村待这么久的。我在2014年中国行的路上,偶然认识了一位贵州的姑娘,她就非常有乡土情怀,也非常喜欢乡村,我的诚意打动了她,现在我做的足荣村手作就交给她来负责了;第二种方式是打亲情牌,从自己的亲朋好友中找到合适的人来负责行政、管理等方面;第三是从公司内部培养人才。茂德公集团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做公益、回归乡村,许多加入公司的人都是冲着这种情怀而来的,我会用心去培养这些年轻人,他们也慢慢走到乡村去负责一些事情。所以茂德公很多创意来源都是这些人才,也正是依靠这些人才,我们围绕着同一件事情坚持了这么多年。

“乡村发展离不开核心产业”

《执行官》:很多人认为乡村正在空心化,资源、人才和资本都在加速流失,你是如何克服这种困难的?

陈宇:要克服这个困难只有一招,就是我带头回去。我可能是在325国道上来回奔波次数最多的老板,每个月都回雷州好多次。我自己也算是人才,而且我带着资本回去,这种带头作用是很关键的。就像刚才所讲,你的情怀、精神和理想,会感召部分人和你一起参与一项事业,才会有人跟随你一起回到乡村,在这个过程中慢慢会有人喜欢上这份事业。

能够称得上人才的人,都会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因此除了老板的带头作用外,还有一个关键就是公司所做的事情要是实实在在的事情,所说和所做要高度一致,这样才能打动那些人才,让他们留下来。在资本方面,用我们其它板块来培育乡村产业,尽管是辣椒酱、萝卜小菜等利润相对薄弱的产品,但也多少能够帮助乡村其它产业的发展。

《执行官》:在您看来,乡村发展什么产业最合适?

陈宇:对某一个村子适合的产业不一定适合其它村子,所以也没有所谓的最适合乡村发展的产业,一定要选择的话,我觉得乡村旅游业和农副产品深加工可以作为尝试的方向。用时髦的话来讲,可以尝试“乡村田园综合体”,把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打通,就会非常好玩。《新周刊》的前主编封新城正在大理的一座小镇实施乡村改造计划,有一次我去参观,我们俩碰出来一个新的话题,在这里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提出一个“第四产业”的概念,就是说现在的文化人、艺术家、媒体人在城市里有一定积累之后,可以把艺术、文化带回乡村,以艺术为源头去整合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这对于现在的中国乡村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茂德公陈宇,特色小镇没有核心产业包装再好也没用

左陈宇董事长,右新周刊前主编封新城(从左往右)

《执行官》:中国乡村正在掀起特色旅游或产业小镇的规模高潮,一时成现象却难以持续有成效。您在深耕乡村产业的过程当中,有哪些案例可以借鉴和分享吗?

陈宇:我认为不管是特色小镇也好,产业小镇也好,都绕不开一个问题,即它的核心产业是什么,没有核心产业说什么都没有用。然而现实中开发产业小镇的大型房地产商都不会花太多精力在产业方面,因为所谓的产业最终都会简化成一个词叫“重资产”,而许多大地产商都不愿意去涉足重资产领域。

我在雷州十几年的小体会就是,如果一个项目想要形成模式去推广,就必须把核心产业做出来。比如茂德公古城要做文旅,就需要研究当地历史和传统,从中提炼出能够代表当地的文化内涵,再加入一些现代化的业态,服务于文化旅游业,进而形成核心竞争力。过去我们讲“一村一品”,其实就是打造核心竞争力,对足荣村而言我还在摸索,目前的方向是把手作和传统食品发展起来,带动村民参与进来,从而形成核心产品,让村庄在未来的竞争中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执行官》:您一直关注和践行乡村的公益教育、特色旅游、文化商业,在您看来未来十年中国新农村的出路何在?

陈宇:从政 策层面来看,十 九 大之后的确实有很大利好,领导人提出了中国乡村振兴战略,从顶层设计上更加重视乡村的发展,因此未来十年中国新农村的出路还是离不开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在政 策引导的基础上,资本的跟进很重要。

我个人认为未来十年中国乡村的出路还是需要打造核心产业,如果神州大地上能有大量“第四产业”拉动的乡村出现,加上政 策的倾斜,我觉得前景还是十分美好的。我也是这么来规划和设计足荣村产业发展的,希望足荣村在未来十年能够成为一个示范点和样本。

“做纯粹、快乐的公益”

《执行官》:您发起的德基金公益支教超过了50期,在公益项目上您收获了什么、发现了什么?这个项目将如何持续?

陈宇:一开始我就说为了中国公益事业,为了公益这两个字不被玷污,我们要非常自律,要管好自己。我一直讲一句话,当你搞定自己之后,尽可能的去惠及他人,这样就算是好人了。当时决定做德基金也是希望在实现自己财务自由的基础上,能够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坚持做德基金6年了,如果一定要问我在这个项目上收获了什么,我觉得就是两个字,快乐。德基金的定位就是快乐支教,我们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组织一帮人过去陪陪这些孩子们,让孩子们在这一周内能够快乐起来,让孩子们快乐是第一个层面的快乐;第二个层面的快乐是志愿者收获快乐,我们的志愿者叫“德先生”,很多德先生参加完支教活动后都反馈说他们在活动中也得到慰藉,非常充实;第三个层面就是作为创始人,我很快乐。如果一个公益活动能够让受助者、参与者、创办者甚至社会都觉得快乐,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好的项目。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公益真的可以是举手之劳,德基金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情,并且我们希望发动更多人利用自己的空余时间去做公益,很多“德先生”都是利用自己的假期到乡村看看孩子、陪陪孩子。

只要茂德公集团的盈利还能支持这个项目实施下去,我们就会继续坚持;只要中国的乡村还有许多留守儿童、还有许多缺少艺术师资的学校,我们就会一直坚持下去。德基金也不会和其它公益机构去攀比,我们只是坚守在自己既定的范畴内,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确保它能够运转下去。

茂德公陈宇,特色小镇没有核心产业包装再好也没用

德基金6周年庆典现场图片

《执行官》:中国的许多企业正投入资源,做一些和产品及消费群体关联的公益项目,是一种公益营销。您的公益项目和消费者的关联度极低,您如何看待公益营销?您的初心何为?

陈宇:我态度是公益就是公益,营销就是营销,两者是不能够混在一块的。如果企业通过做公益,使得企业品牌美誉度更高、老板形象更好,反过来带动了产品的销售,我觉得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从一开始就是想通过所谓的公益牟利,甚至有些人纯粹就是为了卖产品而搞伪公益,我确实不敢恭维。我的公益的初心很简单,就是在我自己实现了财务自由之后,能够尽自己的能力,帮一些我所关注的群体,能帮一个是一个,这就是我的初心,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的初心不改。

在中国做公益的环境非常复杂,哪怕你是很纯粹的做公益,都会有人来质疑,所以德基金的资金来源只有两个方面,一是茂德公集团捐助,另一个是我们搭建的爱心直达平台,我们把需要捐助的项目罗列出来,然后捐款直接到达受助者手中,钱完全不经我们手,也不从中收取管理费。只有纯粹才不会让公益这项事业背负一些不该背负的东西。

观察员胡夏:足荣村方言电影节、足荣村手作节等您似乎特别喜欢折腾,为什么以足荣村冠名?

陈宇:因为我生于足荣村、长于足荣村。我十几年前发愿,希望能让雷州变得更美好、能让足荣村变得更加美好,之所以这么折腾就是希望雷州、足荣村能够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所以我策划出来的项目只要可以,我都会挂上足荣村。

段传敏:作为董事长,您最关心的三件事是什么?

陈宇:第一是人才,我有自己的项目、有折腾的事情,但是一定要有人来做才行;第二是钱,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所以我得努力赚钱、筹钱,来培育乡村项目;第三是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观察员胡夏:什么时候是您最孤独的时候,您会想什么、做什么?

陈宇:最孤独的时候就是不被人理解的时候,甚至是有人打击的时候会感到很孤独。这时候我什么都不想,放空脑袋抽烟、睡觉,睡醒后起来继续干。

(鸣谢慕思寝具独家冠名《CEO说》; 鸣谢礼品合作伙伴美容&健康电器专家品牌SKG; 汇聚全球23国营养的汤臣倍健。特别鸣谢:特邀嘉宾主持、原央视纪录频道创意编导、蔚观文化总裁、lilali能动衣品牌创始人 胡夏先生)

《CEO说》更多精彩文章阅读(请在本号内寻找):

1、不破不立 - 看前宝洁女高管如何颠覆行业,在红海中逆生长

2、一位30年厨电老兵告诉你:厨房产业如何创新求变?

3、郭超仁:国酒茅台的社群化探索

4、致良知践行者王诚莹分享:仁爱之心才是创新的源泉

5、牟绍华:探路新家纺,每位乐居者都是生活家

6、徐志斌:小群效应——席卷海量用户的新浪潮

7、何湘林:扒掉娱乐的外衣,里面很有可能是一件工业化的产品

8、张春蔚:超级IP的互联网温度从哪里来

9、大隐:寻找艺术与商业的对接点

10、田品:我的Y7餐厅是多元文化混搭基地,是餐饮业的“新生物”

11、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12、傅博:十年转型,步步下沉

13、邱小锋:社群是移互时代的创业孵化器——我的社群商业旅程感悟

14、闫军:服装行业的消费升级与产业转型该怎么做?

15、喻晓马:网红直播:品牌的IP化之路

16、张华:意象表现主义华人画家的东西方文化之旅

17、内部人士叶明独家分享:江小白品牌崛起的秘诀是什么?

18、王雅娟:引爆微博,弱关系社交如何制造强传播效应

19、郑焕良:90后大学毕业卖啤酒,父母竟然砸锅卖铁支持他

20、熊浩翔:“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报价70万的明星最后20万成交

21、曾经沉迷游戏的90后CEO说:改变一个人的不是他沉迷于什么,而是他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22、郭佳媛:青春必须炫舞,热爱做成事业

23、侯定文:一家咨询公司如何做出令人尖叫的口碑

24、SKG刘杰:“成为一家用户尊重、伙伴感动的平台型企业”

25、杜建君:渠道的战略、文化和变革赋能,厂商一体化协同如何实现?

26、太合音乐司新颖:如何最大化挖掘明星营销的价值

27、维意定制CEO 欧阳熙:以顾客为中心的模式迭代

28、赵辉:碎片化时代的战略营销还有用吗?

29、左湘凌:基于智能+的战略链接,共创共享中国智造

30、新零售的共享经济思考:基于云平台的智慧店商新图景

31、曹虎:营销派&技术派:中国智造崛起的多重思考

32、李春田:共享经济的价值、泡沫和未来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