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联盟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来源: 执行官   作者:段传敏   发表时间:2017-12-07 16:42

编者按:“慕思寝具”《CEO说》系中国营销创新联盟、孤独者粘盟社群、《执行官》杂志2017年推出的主题“中国智造之星100”项目的系列访谈栏目,美容&健康电器领导者SKG提供礼品合作,旨在邀请中国智造代表企业领导人分享其创新实践、思考和成果。围绕在技术、设计、营销、模式等创新维度,以自媒体+社群联动+平台媒体的方式对优秀的创新企业和企业创新进行集中展示和推广,以促进社群互动和商业共建。

文-段传敏 特约记者 张子俊

社群互动直播主持嘉宾-胡夏(品牌营销专家、前央视纪录频道创意编导)

他是驰骋在田园与都市的唱游歌者,也是众多音乐人的庇护者。

他精通多种乐器,不但在各个乐器间纵横吹唱,甚至可以用身边的物品击打“创作”出天籁之音,同时他像个“乐痴”,游走在各种流派的音乐之间,表面放浪形骸,实际用心钻研。

他并没有成为国内最知名的艺术家,但他却是华南艺术界让人无法忽视的艺人,独立特行,穿梭于声乐场所,傲啸天地之间。

因为对音乐的痴,他创办了田园牧歌音乐空间,因为朋友和粉丝的呼唤,他那里成了名噪一方的音乐酒吧。因为他不遗余力的驻唱,现在的田园牧歌在广州番禺拥有两家面积更大的分店,在佛山亦有面积达数千平方的分店。

他是谁?也许你猜到了,他就是老田。这个名字比起他的本名——田志林——知名得多。谁能想到,这个长得颇有嘻哈风格的中年男人有着一颗对音乐孩童般的虔诚与纯真之心。

在这颗心的驱动之下,他竟然将宠溺多年的中年狗狗也成功培训成一名“歌者”。后者可以卡着节拍地和他同台“和声”!这也算是广州一大奇葩景观了吧!

这位老田有料又有趣的人生是怎么样练成的? 在众多创业者艰辛历程里,他的那些朋友们可能更多是在霓虹杯光间感受到他灵魂在乐章里嚣张的快意时刻,但对他在一众跟风的音乐餐吧中异军突起了解不多。。。。。。

11月23日晚,慕思寝具独家冠名的社群直播分享互动栏目《CEO说》第二十二期邀请到了音乐人老田就《商业田园,放肆牧歌》为主题与数百位来自全国的文化财经CEO们进行了线上分享互动。以下是老田在创新联盟-孤独者社群总群的直播采访的内容(根据录音整理,有删节和编辑整理)。

我的音乐境界是“没有境界”

《执行官》:你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音乐人,擅长多种乐器,并且能随心而唱、谱曲。你追寻的艺术境界是什么?

老田:我觉得自己是“没有境界”的境界,喜欢随心而唱、信手拈来的东西。我很小就加入剧团,在剧团里要求“一专多能”,吹拉弹唱都要会,还得会跳舞、导演,有时候演员不在,还得“顶缺”。多年来的摸爬滚打,形成了现在的“信手拈来”,这也是沉淀的结果。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执行官》:有人说,一个人从事他所喜欢热爱的事业是幸福的,在从事音乐的道路上,你是否很幸福?

老田: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的痛处。现在我做的事情当然很幸福,但是早期从事这个行业,只是为了谋求一个饭碗。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能够把农村户口转成城镇户口,那是一个质的飞跃,我因为机缘到剧团工作,从一个在山里扒鸟窝的放牛娃,到体制内学习艺术,成为一名科班生。当时还不像现在这样玩音乐,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练习基本功。当年到北京跟着唢呐大师胡海泉学习,炎炎夏日住在密不透风的地下室,每天都像蒸桑拿一样。刚开始学唢呐时,什么都不做,每天就用最长的气吹一个音。开始时我在偷懒,老师布置每天练习8个小时我只练两小时不到,一周后老师检查我们的练习成果时被发现了。老师很生气,说这样的话就让我回去,还要给我们剧团写信。我一听吓坏了,赶紧改掉偷懒的毛病,每天至少练习16个小时。

最早在剧团时,从编剧、审稿、作曲到灯服、道具,整个流程非常严谨,练就了我们对音乐、对艺术的严肃性,所以我很尊重舞台。我们当时不仅练唱功,还要练形体;演戏时跑去做群演,乐队演出也要上台,还要背着煤气灯上山下乡,连舞台布景也是我们自己动手。当时就盼望着能有演出,这样我们就能拿到8毛钱的补助,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后来我到了广州,音乐的服务对象开始改变。我们原来在剧团参加的都是配合政府的一些演出,到广州接触到一些国际音乐后才知道,原来音乐可以这么玩,慢慢走上了现在的道路。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田园牧歌要把音乐分享给大家

《执行官》: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你创办了田园牧歌音乐酒吧?一个艺人从事颇为复杂的酒吧经营无疑挑战巨大,请问创业阶段你是怎样“撑”下来的?

老田:我的田园牧歌音乐空间不算是真正的酒吧,也不属于餐饮行业,而是属于音乐领域延伸出去的服务行业。田园牧歌的前身是我和几个朋友在体育横街开的一家“小二楼民谣居”。地方很小,摆了一个小酒柜、三张桌子,还搭了夹层。当时赚不到什么钱,但是可以痛痛快快玩音乐,然而正是这种没有目的的玩法,我们的“小二楼”就像一片森林一样,吸引来了大量的音乐人和艺术家,像崔健、许巍和孙冕老爷子,还有侯德健老师——他在广州时都待在那里。因为“小二楼”是一个很纯粹的地方,慢慢就开始有了名气。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当一个人把纯粹的事情做到极致,延伸出所谓的商业模式就是后来的事了。

随着“小二楼”的客人越来越多,小铺子坐不下了,我们就搬到刚建起来的TIT创意园,也就是现在的田园牧歌。田园牧歌撑下来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当时“小二楼”连空调都没有,侯德健老师就拉着孙冕和几个朋友,一人凑一点,就这么撑了过来。我不是做商业的人,田园牧歌能做到现在,要感谢一直支持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用心做一件事,恰恰正是这样把大家的都聚在了一起。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执行官》:您的第一间主题音乐酒吧虽然热闹,也很成功,但相比后来崛起的胡桃里显然是领先了N年但并未成就最大,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老田:这正是因为田园牧歌和胡桃里的不同,胡桃里做的是生意,而田园牧歌经营的是朋友。我有时候也想过把田园牧歌做大,但我是一个“手艺人”,就像西关卖牛杂的老太太,开到第二家就不是我的手艺了,因此这个问题我从来不纠结。胡桃里在全国都开了许多店,也挣了不少钱,但是如果我老田也把田园牧歌做的那么大,可能就失去了自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和小伙伴玩音乐,得到了财富却失去了真正的老田。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执行官》:餐厅、酒吧等有个现象:什么流行干什么,喜欢跟风模仿。音乐餐厅、音乐酒吧近年风靡起来,然而许多都不长久。田园牧歌成功的原因是什么?您对田园牧歌的定位是怎样的?

老田:田园牧歌属于服务行业,和餐饮还是有区别的,尽管现在有两家加盟店提供餐饮,但还是以音乐为主体,如果没有音乐,就不是老田的田园牧歌模式了。我现在大概给五六家酒吧做咨询,这个过程中就发现许多酒吧都是靠装潢、新鲜刺激和美女经济来支撑,这种模式往往存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情况,当一家新酒吧出现时,往往难以为继。严格意义上而言,这些都不能称之为酒吧,酒吧应该有自己的定位、思想和固定的消费人群。田园牧歌的客人是都多年的老朋友,从我03年来广州在别人酒吧做艺术总监开始,大家就一直玩到现在。到酒吧就是为了找家,今天到一家酒吧遇到个熟人,第二天再去还能看到他,就不会孤独。许多商业酒吧纯粹的砸钱进去,没有建立自己的文化,也没有培养固定的用户群,导致了它们的恶性循环。田园牧歌能够成功就是做好了一件事,把最好的音乐、最熟悉的声音传递给大家,在这里能够见到最亲密的伙伴。

用玩的心态做成幸福的事情

《执行官》:由于你的音乐,田园沐歌打上了浓重的老田风格色彩,近年来音乐产业的IP效应明显,田园牧歌也脱颖而出。请问你理解的所谓IP是否就是做自己?如果让你复制10家以上的店,能表演过来吗?

老田:前不久我刚刚婉拒了几个朋友加盟田园牧歌的请求,因为做音乐是最不好复制的,我无法保证加盟店能够实现盈利,我们现在所有的模式都是玩出来的,也没有成型的可复制的模版。现在加盟店都是很好的朋友为了自己的情怀强烈要求的,我会在人力、艺人上给予支持,其它方面真的不敢保证。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执行官》:对酒吧、餐厅而言,口碑异常重要,音乐更是具备分享的天性。餐饮+音乐如何打造话题,引发消费者主动分享?你也建立了社群,你觉得有帮助吗?

老田:在80年代的广州,很早就出现了有音乐的咖啡厅。当然有些餐厅只是为了吃饭,但有乐队的餐吧和咖啡厅一直存在,只是胡桃里将这种模式经营的风生水起,开始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田园牧歌如果能获得投资的话,也可以发展的更大,不过这些不是我们强求的东西,用玩的心态不经意间做成事情就会很幸福。

《执行官》:Live House作为小众的音乐消费模式,近年来为大家所熟知。然而许多Live House却是在贴钱运营。在您看来,这些Live House该何去何从?有无盈利的模式?

老田:Live House其实只是做现场音乐的地方,何去何从取决于创办人的初衷。在北京的许多乐队,会把自己排练的房间拿出来,放几箱啤酒,邀请朋友来玩,这种模式完全没有商业,只是为了玩音乐。田园牧歌起初也是这样,比较艰难,但是我们有一颗快乐的心,加上朋友的支持撑了下来,没有过多操心钱的问题。田园牧歌从小小的地方做到现在,是因为我们适应了大家的消费心理,培养了自己的忠实群体。许多来田园牧歌驻唱的歌手是酒吧倒闭的老板,他们挣一些钱后又会跑到丽江、大理开酒吧,他们很辛苦,但也很伟大。

田园牧歌的演出费支出很低,首先是我自己喜欢舞台,带着小狗和大家一起玩,其次许多乐队主动跑到我们这里和大家分享音乐,就算哪一天歌手有事情来不了,我们的调音师也能拿起吉他就上去唱歌,这样就节省了很多艺人成本。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执行官》:人们的消费不再满足于物质的购买,而更加热衷追求消费体验以及感官满足。在你看来,是不是意味着音乐人或文化人的春天来到了?

老田:我没有这么乐观,因为体验的东西一定要在线下,比如演唱会和球赛,在现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音乐人的春天到底能否到来,这是一直以来的问题。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在版权问题方面会迎来规范化,这是一个利好的趋势。文化、艺术的东西必须靠线下群聚的方式来体验,线上毕竟是虚拟的,不够真实。我热爱真实的舞台,在舞台上能够让观众直接鉴别、批评你,糊弄观众就是糊弄自己。音乐人春天的来临,需要音乐人踏踏实实做音乐、服务音乐,这样音乐才会给他们生存的空间。

观察员段传敏:如果不开田园牧歌,你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你有足够的钱,你会去干什么?

老田:我不是为了开酒吧而开酒吧,现在大家到田园牧歌都看不到酒吧两个字,我们的招牌是“田园牧歌音乐空间”,顺便卖点酒。我的音乐中分两大类,第一种是开酒吧,这属于娱乐文化;第二种是不为人知的禅乐,冷静下来思考一些问题,做一些盒禅、道有关的音乐。我现在的正式关系还在湖南常德花鼓戏剧团,以前担任的是团长职务。在剧团里不好玩,因为他们对外面的事物接受度不高,现在会尝试音乐剧、歌舞剧、话剧等各种艺术形式,非常开心。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神奇动物在老田家

(鸣谢慕思寝具独家冠名《CEO说》; 鸣谢礼品合作伙伴美容&健康电器专家品牌SKG; 汇聚全球23国营养的汤臣倍健。特别鸣谢:特邀嘉宾主持、原央视纪录频道创意编导、蔚观文化总裁、lilali能动衣品牌创始人 胡夏先生)


音乐怪咖老田:我其实没有什么“商道”,就是纯粹玩音乐而已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