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联盟

这个明星共享服务平台不简单,上线半年时间订单总额超过了个亿!

来源: 社群经济   作者:段传敏   发表时间:2017-11-13 14:35

编者按:“慕思寝具”《CEO说》系中国营销创新联盟、孤独者粘盟社群、《执行官》杂志2017年推出的主题“中国智造之星100”项目的系列访谈栏目,美容&健康电器领导者SKG提供礼品合作,旨在邀请中国智造代表企业领导人分享其创新实践、思考和成果。围绕在技术、设计、营销、模式等创新维度,以自媒体+社群联动+平台媒体的方式对优秀的创新企业和企业创新进行集中展示和推广,以促进社群互动和商业共建。9月,孤独者社群、中国营销创新联盟主办的《CEO说》社群直播互动进入“90后季”,听一听他们的声音,主张和选择,发现一个我们可能常常忽视的世界。如果你现在拥抱90后还不晚,再迟些,可能只是当看客了!

主持嘉宾 – 胡夏

文-段传敏 特约记者 朱义正

这个明星共享服务平台不简单,上线半年时间订单总额超过了个亿!

“火了演艺“真的火了。仅仅上线半年时间已入驻近3000位知名艺人,订单总额已破亿元!

火了演艺是国内演艺行业市场细分的一个创新产品及服务平台,以明星直约模式切入,致力于运用互联网技术整合艺人资源及客户需求,为用户打造一个具有安全保障、快速便捷、以一手价格预约明星的预约平台,同时为艺人提供一个权威、安全的信息发布平台。

创始人熊浩翔,湖南人,央视音乐制作人,曾带团队服务过华谊兄弟、北京汽车、《我要上春晚》、《百家讲坛》等知名机构及栏目,积累了丰富的行业资源和经验。现在,他致力于让企业邀请明星变得更加便捷、安全。

娱乐市场需求持续攀升,文化消费维持高景气。然而其中一个痛点是:从国内演艺市场整体来看,由于商业信息不透明、预约渠道不规范、艺人出场价格被哄抬等因素造成了国内演艺市场畸形发展。需求方预约渠道缺失、中间人间接牟利、合作过程中纠纷频出、艺人“出场费”虚高导致订单流失,影响了合作。因此,市场需要有一个既能满足企业多样化需求,又能为明星安全发布信息的平台。

为此,熊浩翔带领团队打造出“火了演艺”,整合国内海量知名艺人、服务等相关资源和需求,通过平台对接供求双方的需求,为全国数千万企业用户提供明星在线快速预约服务。

然而,众所周知,做平台看起来很美做起来却相当不容易。他究竟如何让如此庞大的明星群体入驻?又是如何让企业线上预约明星变成一种习惯?

这个明星共享服务平台不简单,上线半年时间订单总额超过了个亿!

9月20日晚,慕思寝具独家冠名的社群直播分享互动栏目《CEO说》第13期邀请到了“火了演艺”CEO熊浩翔,就《和明星面对面,让天下没有难预约的艺人》主题与数百位来自全国的文化财经CEO们进行了线上分享互动,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以下是熊浩翔在创新联盟-孤独者社群总群的直播采访的内容(根据录音整理,有删节和编辑整理)

去掉中间环节,让邀约明星更方便

《执行官》:去掉更多中间环节,让明星上线直接和企业面对面,这个创意很有吸引力。但一个平台的兴起需要在明星、企业和平台三方面发力,在解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上,你是怎么做的?

熊浩翔:我觉得就像开超市,要有足够的货品才能开张,所以我们首先需要大量的明星入驻“火了演艺”APP和“火了演艺”明星直约网,然后才能对外运营,也就是说我们自己先要做好一定的积累、做好内功,才可以面向市场。

《执行官》:能否介绍一下“火了演艺”第一单的情况?是不是你从线下导到线上去的?在发生什么情况时你对“火了演艺”不再担心了?

熊浩翔:第一单的印象非常深刻,我们在2016年9月底产品上线,但没有正式运营,因为有些小的问题还在测试和修改。有一天有用户下载了我们的APP,并支付了预约款,我收到提示短信后以为是工作人员在测试,并没有在意。几分钟后,后台的同事给我打电话说有人预约了Cookie Girl女子组合,当时我既高兴又担心产品出问题,因为我们的产品还在测试。结果真的出现了小插曲:明星方没有收到短信提示,也就没有给到反馈。最后我们的客服直接电话提醒艺人方接单,最终演出顺利完成。在产品测试期我们也一直担心APP出现Bug,因为这样会让用户丧失对平台的信任。

《执行官》:在大多数人眼里,明星都是很有距离感的,如何保证上了线的明星是一手的而不是中介,或中介的中介?平台参不参与明星价格的谈判?接不接受企业的委托直接预约明星?

熊浩翔:解决中介问题是我们的首要责任,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连接、共享、去中间化,而“火了演艺”APP的艺人认证有数十项标准,我们的后台审核人员都会逐一查证,不符合标准的会拒绝通过。明星签约的经纪公司都会在官方网站或者门户网站报道,只要去查证就能解决二手中介入驻和添加非直属签约艺人等问题的问题,一些港台艺人在大陆的代理机构,审核人员会对他们出示的代理协议等证明材料进行审核。

我们会参与明星邀约价格的谈判,争取让明星接更多订单,让他的出场费可以尽可能的低一些,并且我们还提供全程的明星预约保障,确保企业的资金安全。对明星而言,我们要保障预约订单的真实性、可靠性,只有这样才会让“火了演艺”成为企业和明星都信任的平台,让口碑慢慢传开。

做中国娱乐资源的连接器和服务商

《执行官》:明星资源是有限的,因此只是提供平台、收取服务费的模式并不具有很大盈利价值,你们的产品还有哪些?“火了演艺”的目标是什么?是否类似于一个明星的共享平台?“共享明星”又该如何盈利,是真需求还是蹭着共享经济热潮?

熊浩翔:明星资源的确有限,不过现在每年综艺节目、选秀节目非常多,也会培养出大量的艺人或明星。未来我们主要是集中优质明星资源,挖掘明星周边以及衍生产品,因为一个明星就像一个工厂,能生产音乐、视频、演唱会、电影、电视剧、衍生品等产品,这些价值非常巨大。我们目前的产品有“火了演艺”APP和“火了演艺”明星预约网。我们收取的服务费确实不多,因为遵循事物的发展规律,任何事业和产品都是从单点突破的,未来慢慢横向扩张,所以我们并不担心未来,我们现在主要发力B端也是为了保证整个明星预约的诚信体系,因为企业预约明星相对于个人预约费用更有保障,明星也更愿意接受企业订单。

“火了演艺”的目标是成为中国优质娱乐资源的连接器和服务商。目前算是一个明星共享服务平台,上线半年时间订单总额已经超过了1.3个亿,可以证明这并非是伪需求。目前平台还是太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所以我们现在还没有考虑盈利,如果现在想要盈利还是比较简单的,我觉得目前时机还未成熟(不能做杀鸡取卵的事情),现在着手进行的是优质明星资源类别的填充,就像开超市,首先要把超市里面货物补全,想要的产品应有尽有。除了歌星外,我们正在整合演员、主持人、模特等类别的明星资源,在不久的将来,大家能在“火了演艺”平台上看到各种类型、阵容庞大的明星。借明星的热度,再靠自己稳健的步伐,我相信“火了演艺”能够一步步走下去。

《执行官》:对企业而言,邀约明星存在出场费虚高、档期难安排等问题,甚至存在黑经纪公司诈骗的情况。针对这些问题,“火了演艺”是如何对症下药,保证企业邀约效果的?

熊浩翔:前面提到“火了演艺”上所有入驻的都是明星本人、签约经纪人或是签约经纪公司、直属代理机构,并且进行信息认证。认证之后的出场费、出行配置、档期等信息都是明星方自行标注,所以我们保证提供的都是一手信息,而且“火了演艺”数十项的入驻标准可以解决黑中介的问题。同时,企业也需要营业执照、身份证等进行认证,成功后可以看到明星出场费等信息,才能进一步预约明星,也保证了明星方的利益。比如爱奇艺委有一次想预约腾格尔,很多中介的要价都很高,有些高达70多万,最后他们在“火了演艺”用市场价近三分之一价格就约到了,而且是在五分钟内收到了腾格尔经纪人的接单。而当时预约方预算有限,如果70万的报价他们会放弃预约,另找其他艺人。所以很多黑中介乱报价,导致很多预约方被价格吓跑,这主要是信息不对称,预约方没有直接的渠道找到艺人,所以我们的存在就是要解决这些痛点。总之,我宁愿在前期放慢发展节奏,也要保证平台双方的真实性,“火了演艺”依靠这种闭环,保证了平台的安全性,杜绝了黑经济公司或是个人诈骗的行为。

创业的过程很爽很刺激

《执行官》: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创业?是否是因为相关的从业经历?

熊浩翔:我在这个行业有近八年以上的从业经历,团队成员也已经在这个行业泡了数十年。我曾经带领团队参加过选秀节目、综艺节目、艺人培训等,也组织过演唱会、唱片制作发行等,为各大选秀节目输送学员,如好声音、我要上春晚等节目。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行业资源和经验,熟悉各种演出的流程以及痛点,因此也能够提供相应的解决方式。两年前刚进入互联网行业时失败了,交了一百多万的“学费”才走到现在,直到去年把“火了演艺”的平台搭建了起来,现在也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

这个明星共享服务平台不简单,上线半年时间订单总额超过了个亿!

《执行官》:“火了演艺”拥有优质的明星资源,但许多企业未必懂得如何最大化的运用,火了演艺这个平台会做哪些工作,如何更好地挖掘明显星背后的粉丝资源?

熊浩翔: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提升效率,让企业和艺人能更快、更安全地成交。现在有很多企业还不知道我们的预约流程,需要花时间教会他们。我们有专业团队根据企业的宣传资料、产品资料,帮助企业分析哪位明星更适合他们、能给他们带来更好的发展。当然有一些企业的管理层会有某个喜欢的明星,我们也会尽量帮他们预约。“火了演艺”目前主要是做企业预约,粉丝还没有深入挖掘,因为时机尚未成熟。等我们的平台更完善之后,会逐步开放粉丝进入“火了演艺”。

《执行官》:在创业过程中最难过的时刻是什么时候?你觉得90后创业最大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你怎么看待社会上对大学生该不该创业的争论?

熊浩翔:最难的就怕资金链断裂,其次是人才问题,因为创业公司的薪酬与大公司相比差距很大,我们不具备这方面的优势。创业虽然有风险,但是成功之后无论经验和物质的回报也是不可估量的。

90后创业最大的优势是有旺盛的精力,敢想敢做,天马行空;劣势则是许多90后责任感不强,缺乏韧性、经验与社会资源。我比较认同互联网时代的大学生创业,这个过程非常爽也非常刺激,这是在大公司打工完全不可能有的经历,会让创业者的心理承受能力变强、能力快速提升,也让他们对于知识极度渴望。虽然有些朋友不鼓励大学生创业说失败率挺高的,但优胜劣汰就是自然法则,即使创业失败了,其实也能获得经验和对创业的深度认知,为下一次成功创业打下坚实基础。

孤友胡昌涛:相比那些大的娱乐公司、各大网络直播平台,他们有资源和自己打造“名人”的能力,你们的平台是否也考虑有自己打造?

熊浩翔:我们拥有造星的能力,背后有着强大的团队支持,团队曾服务过奔驰汽车、华谊兄弟、我要上春晚,百家讲坛等公司或栏目,并邀请到原湖南电视台台长曾凡安先生担任总顾问(快乐大本营的缔造者),还有台湾金牌制作人黄庆元先生(张学友《吻别》专辑制作人)、台湾金牌制作人陈秀男先生(小虎队、张雨生、刘德华等数十位明星幕後总舵手)等人全程参与策划制作。

而中国许多的选秀节目都有我们输送出去的选手,像《中国好声音》徐剑秋,《中国正在听》黄珊珊,《最美和声》全国亚军人声兄弟等艺人现在都已经成长为明星。

观察员胡夏:您认为明星对于品牌或企业的价值核心是什么?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

熊浩翔:打铁还需自身硬,企业首先要做好自己产品,明星代言起的是“锦上添花”作用,吸引粉丝、大量曝光、提升名气,而企业销量的根本还在是于产品本身。

孤友李勇韶:可有规划明星营销外包代运营公司,业绩分成?

熊浩翔:有规划,而且目前已经正在测试的“全民经纪人”模块,让全中国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自己喜欢的明星的经济人,并且还能与明星亲密接触、合影、去现场看演出、最重要的还能挣钱。后期我们还会邀请营销公司、唱片公司、策划公司、造型团队、演出执行等团队入驻“火了演艺”,提供明星营销一条龙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明星是源头,所以我们会先把明星资源继续壮大,然后再去开发其它资源。

孤友何以:明星经济现在基本上被几大卫视所掌控,像这种直接对接客户需求的,我有一点疑问,熊总所操盘的“火了演艺”盈利模式设计是以为有营销需求的客户创造价值提升业绩为目标,还是以嫁接明星资源为目标的?

熊浩翔:明星并没有被几大卫视垄断,他们也是通过经纪人寻找明星合作的,现在江苏卫视、山西卫视等也都入驻“火了演艺”,他们找明星,会组建一个艺人统筹部门,资源也是有限的。整个明星群体不完全统计达到近10万人次,并且逐年都在增加,并且我们还全程保障这些卫视在预约明星时快捷、安全。

我们的产品是以用户为中心,我们的APP预约、支付等环节非常简单,并且根据用户的反馈在不断改进。我们非常重视用户之间的用户体验和口碑,不会为了资源的整合而整合。

观察员胡夏:作为CEO,你最关心的三件事是什么?

熊浩翔:我最关心的三件事:找人、找钱、找方向。人最关键,未来企业拼的全是人才,而且企业现金流绝对不能断、方向绝对不能错,诺基亚、柯达等就是教训,它们不缺钱,不缺人,只是方向错误。

(鸣谢慕思寝具独家冠名《CEO说》; 鸣谢礼品合作伙伴美容&健康电器专家品牌SKG; 汇聚全球23国营养的汤臣倍健。特别鸣谢:特邀嘉宾主持、原央视纪录频道创意编导、蔚观文化总裁、lilali能动衣品牌创始人 胡夏先生)

90后美女郭佳媛:”中国第一啦啦宝贝”为什么选择创业?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