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联盟

王健林铁腕反腐记

来源: 时代周报    发表时间:2015-07-15 10:54

7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获得一份名为“许振营等移交司法、唐剑峰等解除劳动关系的审计通报”的万达集团内部文件(下称审计通报)。这份发布于7月10日,编号为“大万股【2015】19号”的文件,措辞严厉地通报了集团内部18起贪腐事件,详细描述了17名万达集团内部员工和1位万达合作方员工的贪腐行为,并公布了对这些人员的处理方法。


截至发稿,万达集团的网站、微博、微信等官方发声渠道没有发布上述文件。7月11日,万达集团召开了2015年上半年工作会议,但从万达官方发布的工作报告来看,工作会议没有提及上述通报内容。


时代周报记者一时无法联系上述18位被通报者对文件内容进行核实。


万达商业董事兼执行总裁曲德君让记者“联系企业文化部门”,拒绝对“审计通报”进行置评。


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王志彬声称没有见过“审计通报”,但随后,他以“内部纪律”为由表示“不能随便”回答时代周报记者提出的问题。


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兼中区总经理吕正韬拒绝对“审计通报”进行置评。


万达董事会秘书王键以“公司有纪律”为由拒绝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


万达集团企业文化活动中心品牌部总经理李海峰没有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电话和信息。


但是,上述17名万达内部员工的名字均出现在了万达集团官网上的“解除劳动关系人员名单”中,这份名单记录了万达集团2010年之后因廉洁问题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全部人员信息。


截至7月13日,至少有三家万达集团分公司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文件中的几名被通报者已经离职。


以上两点在一定程度上交叉证明了“审计通报”的真实性。


铁腕整治18人


这份长达2500多字的审计通报,落款为“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由万达集团审计中心经办,抄送至集团董事长、总裁,各系统总裁、执行总裁、副总裁。


文件显示,万达集团本次内部反腐共处理了18人,17人为万达内部员工,1人为万达总包单位的工作人员,涉及人员均为万达集团总部和地方公司的高管,其中总经理级别共计4人:商管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大客户部总经理唐剑锋、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吴全宏、商管总部中区运营中心商业物业部总经理冯劲舸、牡丹江项目公司总经理荣从桥。其他人员均担任副总经理、项目总经理、主任工程师等高管职位。


牵涉到的部门包含了万达百货总部、商管系统、牡丹江项目公司、西安项目公司,前三者所涉及的人员最多。


万达百货总部涉及6人,为各部门之最。其中百货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工程物管部成为重灾区,物管部总经理高毅、经理范学立(2014年4月离职)、及三位经理、副总经理均涉事,他们被指“多次组织、操纵工程类集采招标”,从中“以权谋私”,部分高管“金额巨大、性质恶劣”。


时代周报记者尝试联系高毅等人,但上述人士的手机均无人接听。


万达现商管系统涉及5人,原商管系统涉及1人,也呈现“窝案”状态。其中级别最高的是商管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大客户部总经理唐剑锋、副总经理陈凌峰、商管总部中区营运中心商业物业部总经理冯劲舸,他们被指“多次接受地方公司超规格接待,包括去夜总会进行不正当消费”和收受贿赂。


其次,上海松江商管总经理史中被指“违反规定”、“向业主商户乱收费”、并“截留公司收入形成小金库,并多次使用小金库资金超规格接待上级领导,包括去夜总会进行不正当消费”。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万达福建分公司成为商管系统窝案的发源地。审计通报显示,唐剑锋、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吴全宏、福州仓山商管招商营运副总经理肖养鑫三人分别明确被点出其在福州区域任总经理、福州仓山商管总经理和福州仓山商管招商运营副总经理职位时“以权谋私”,而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履历资料发现,此次涉事的陈凌峰,在2013年也曾担任万达福建泉州万达广场商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一职,此后被升调万达商管总部。


唐剑锋、陈凌峰的手机处于停机状态。7月13日,福建仓山万达广场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肖养鑫已经离职,万达上海松江商管公司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史中已于此前一周离职,但对于他们离职原因,上述工作人员均以“公司纪律”为由拒绝透露。


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涉贪腐5人,其中涉及外包公司人员1名,是万达贪腐事件中内外勾结的典型。此次涉事的外部员工是万达牡丹江项目总包单位中建一局项目经理肖丰,审计报告指出,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总经理荣从桥、另三位项目公司副总经理,与肖丰相互勾结,通过中建一局变更项目图纸虚增工作量,套现450万元。


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上述4名万达牡丹江项目公司高管均已离职。同时,上述工作人员以“公司内部纪律”为由拒绝回答离职原因。


此外,万达西安项目公司工程副总经理许振营也被指“索贿、随意以各种名义罚款并私设小金库”。


按照审计通报给出的处理意见,17名涉案的万达员工均被解除劳动合同,情节严重的1人已经被立案,1人已经移交司法,6人将被“视情况移交司法”处理。肖丰被列入万达黑名单,万达集团要求中建一局承担违规套现金额的双倍违约金900万元,并要求中建一局立即全面整改。


中建一局方面拒绝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肖丰最近一次出现在公开场合是5月9日参加牡丹江万达广场项目的2015年度牡丹江市建设设施安全文明标准化现场观摩会,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无法联系到肖丰进行置评。


上述17名万达员工的名字出现在万达官网(www.wanda.cn)公示的“解除劳动关系人员名单”中,尽管官网无法直接浏览具体信息,但通过搜索引擎检索,上述人员的姓名、原职务及解聘等信息与前述文件中的信息完全一致。



万达的“民间中纪委”


“内部纪律”—这是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万达员工时听到最高频的词汇。作为中国最成功的集团企业之一,万达集团可能拥有行业内最严苛的内部管理制度。这些纪律条文,不仅包括严格规定女员工裙子的长度,也包括对集团内部出现的腐败分子绝不姑息。


王健林独特的管理之道,与其本身19年的军旅生涯有着莫大关系。现年61岁的王健林15岁参军,28岁成为正团级军官。1988年,34岁的王健林,请缨主持负债149万元濒临破产的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承接旧城的改造,正式下海。之后,依靠着“铁腕治军”的企业管理方法,王健林带领万达集团成为如今总资产高达5341亿元、员工超过11万人的商业帝国。


靠业绩说话,是王健林给万达高管下的指标。“万达就是这样,谁完不成任务谁就够呛,不一定还能在原来的位置上做。”王健林曾在内部会议上不避讳地表示。不仅如此,王健林对自己有着极其严苛的纪律要求,按他亲口所述:每天7点多到公司,早来晚走,很少休息;从不干涉招标,在公司里没有任何亲戚,而且对自己的亲属也严格要求,不允许亲属与公司做生意。


在诸多场合,王健林均表达了“无法容忍腐败”的态度。在2015年6月23日的一次演讲中,他给民营企业开出的良方正是“反腐”,“反腐把国有企业的无边界扩张遏制了,通过反腐把很多官商勾结从市场上扫走了,大幅度降低了市场上的不公平现象。”他说道。


对于反腐,王健林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在《万达哲学》这本由王健林亲自编撰,表达其管理智慧的书中,他说道,万达有一支很强的审计队伍,而“我个人在集团不分管具体业务,唯一管的部门就是审计部,审计部就相当于万达集团的纪委”、“审计通报最厉害,一发就意味着有人被开除或者受到更重处罚”。在书中,王健林对这支队伍给出的描述是,业务能力强、有很强的威慑力。


王健林口中的这支审计队伍正是此次“审计报告”中的经办部门—集团审计中心(审计部)。从万达集团官网公开的历年工作报告追溯,万达审计部成立于2001年,其成员由财务、工程、预算、土水电各专业人才组成,目前这支由王健林直管的队伍由高茜领导。


1996年1月进入万达集团的高茜现年65岁,是万达商业当时上市招股书里面唯一的女性高管。2009年12月起高茜担任万达商业地产监事会主席,自2013年9月起同时担任万达集团审计中心总经理,此前,高还曾任大连万达集团房地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而在加入万达集团前,高茜曾担任吉林吉信国际经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及中国吉林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副总经理。


高茜领导的审计部门在万达内部被称为“民间中纪委”,其雷厉风行的作风深具王健林的个人气质。


万达审计监督微信号曾推送的一篇名为《揭秘“民间中纪委”!27年来,万达帝国的防腐败秘器》的文章,其中对于万达审计部门的工作机制作了介绍。“审计到各地,都会举行一个全员的审前会议,包括打扫的阿姨、司机都得参加!”文章中如是指出。此外,为了培养这支队伍,“除了请内部的人来讲课,每年还会专门请国家各部委专家前来培训”。按照文章介绍,“审计前,审计人员会拿着王健林的审计指令,然后把这张纸往总经理的桌子上一放,上面写着审计指令四个大字,哪个公司委派什么人到你公司进行例行审计,请接待配合,落款:王健林。”


尽管令出必行,但从可以追查的数据上看,这个持有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部门,查处的内部腐败却在不断加多。从2002年的处分2名员工、2006年的7人遭处分、2008年开除3人和降职1人、2009年处分13人、2010年处分员工10人、2011年处理违规员工43人、2012年处分员工64人到2013年处分员工180人,被处分的员工呈现猛增态势。


而在7月10日的“审计通报”中17个被解聘的数量,在万达历年的解聘数据中,位列第二。2013年和2012年的审计中万达每年解聘了26人,2006年万达解聘了11人。


“任何企业反腐都是需要的,特别是对于万达而言。”上海交通大学[微博]房地产研究所副所长李骁对时代周报记者评论道,但他同时指出,“企业需要从上到下贯彻执行,甚至有时候更需要从下到上地推行,但是不能走极端化。”


制度反腐的尝试


王健林或许已经意识到,单靠自上而下的严令、惩罚和员工的自律无法阻止腐败在他看不到的企业角落中滋生,甚至会有损企业内部稳定。


万达集团自2006年开始的工作报告中均会公示万达集团当年具体的处分数量,这被视为是王健林“铁腕治军”、“不惜情面”的标志。


但在2014年的工作报告中,万达集团首次没有指出具体的处分数量。在王健林给万达集团排出了新的四大支柱产业,原有的两大支柱万达百货和KTV出列。但就算历来强调执行力、雷厉风行的王健林也不得不对转型中的利益格局重塑进行小心的调整。


万达集团2014年工作报告中只是表述称“大歌星出现严重管理漏洞,财务系统三次预警,总经理和分管副总裁仍不改进,集团只好纪律处分。因为领导的问题,也影响到去年大歌星几千名员工的收入和奖金”。据资料显示,大歌星KTV本归属于林氏投资集团。该集团与万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仅是万达集团在全国商业地产项目中的战略合作伙伴,同时该公司的董事长林宁本人是王健林的夫人。


据公开报道及公司官网显示,林氏投资集团成立于2005年10月,是集建筑装修装潢、餐饮娱乐、经济贸易等业态为一体的多元化集团公司。是万达集团在全国商业地产项目中的战略合作伙伴。旗下拥有大连荣欣装潢有限公司、全国连锁大歌星量贩KTV、大连通达经贸发展有限公司及北京欧兰特俱乐部。


大歌星量贩KTV自2006年于“南宁”开设第一家分店起,至2008年大歌星量贩KTV已经在南宁、上海、宁波、哈尔滨、成都、西安、北京等地开设了7家连锁店,这个时候,万达大歌星还属于林氏集团(王健林夫人的公司)。


2008年林氏集团在北京、上海建设新的大歌星量贩KTV公司,2009年于上海周浦、苏州、青岛、沈阳、西安、洛阳、南京、重庆等地八家分店陆续起航。


2010年6月,北京大歌星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成为万达集团旗下的全国大型文化连锁企业。


另外,不容忽视的一点是,想要让万达“轻”起来,万达不得不释放其对物业销售的依赖,同时提高其酒店租赁等业务的比重,转型亦会为“权力寻租”的滋生产生温床。


“特别是在转型当下,像万达这样的企业贪腐问题就会越严重,防不胜防,堵不胜堵,但是不得不防,然则风险更大。”卫民不动产策划智库总经理蔡为民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曾对房地产开发过程进行全面梳理研究之后,得出调研结论称房地产开发共有116个可能寻租点。“如果继续细分环节,房地产全价值链最多可以分到120-130个具体环节,可明确的有116个寻租点,基本占了房地产全产业链的95%。”宋延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商业地产开发商的时间里,万达订单式开发模式是其他同行难以复制的优势。曾经有多个城市和万达团队交过手的华润置地华东区招商经理王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相比较华润置地需要向总部或者大区报批的多线程管控模式,万达的管控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流程,体制上相对灵活且地方项目总经理权力较大。


但权力较大的背后也意味着万达职业经理人拥有更多的权力寻租空间。万达“审计通报”中涉及的牡丹江项目、西安项目、包括万达集团在2013年查处的漳州项目公司、江苏某项目公司,均出现了项目负责人“权力寻租”的行为。


为此,万达在今年年初宣布对所有万达广场综合体新开工项目都将实行“总包交钥匙”管控模式。由原先万达对项目工程一管到底转为由承包公司一包到底,包括项目的计划、质量、安全、成本等事宜,最后向万达交钥匙。


王健林认为这是万达集团制度反腐的重要举措。在他看来,不直接面对分包,可取消招标职能;分包单位的选定及组织建设,均由总包单位负责,总包单位在万达合格供方品牌库采购数据库里,自行选定分包单位、材料设备供货商,并执行万达采购数据中价格。王健林甚至把它定义为中国工程建设领域的一项革命性创新之举。


很显然,企业反腐势在必行,但在万达集团“由重转轻”进行转型的关键节点,已过花甲之年的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正试图尝试更柔软和高明的方法。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